武里南联德黑兰独立:德黑兰独立对阿卜扎比

“战疫”上空:民航业的“低空飞行

德黑兰独立对阿卜扎比 www.kfbxe.com.cn 时间:2020-02-12 17:39来源:未知 作者:航空

 “战疫”上空:民航业的“低空飞行”

新京报 02-12 15:34

从1月23日开始,本该投入忙碌飞行的小雨就呆在家里,处于“待命状态”。

小雨是武汉一家大型航空公司的安全员兼乘务员。1月23日起,武汉封城,机场暂时关闭,各航空公司纷纷取消航班,像小雨这样的一线人员的时间开始变得“富裕”。

武汉天河机场仅仅是一个极端的缩影,疫情笼罩下的航空业或正在经历着比“非典”时期更严峻的大考。

“不看利润表,管好现金流!”有民航业人士提出“过冬”的办法:“调减航班、退租飞机,在维持安全飞行的前提下压缩运营成本,毕竟“活下去”才有春天。

在未来一段时期里,各家航司大概率将以“低空飞行”的方式生存。

退票后航班取消,专家称七成航班入不敷出

2月8日,某中型航空公司飞行员阿山(化名)发布朋友圈说:“9名机组,2名旅客,提前70分钟落地,元宵节快乐。”

原本可承载168名旅客的B738,这次只搭载了两名游客。阿山的内心却有些庆幸——起码还有两名旅客,之前还飞过“一位旅客都没有的航班”。

从1月23日晚间开始,接踵而至的公告和突发情况开始刷屏,阿山不免有些担心。民航局宣布民航机票免收退票费、全国旅行社团队游全部暂停、国内外航空公司开始大面积取消航班……旅客们开始或主动或被动地退票。从1月23日之后,各航司每日退票量皆是平日数倍,航班客座率下滑明显。出于经营考虑,航司纷纷取消航班。

实际上,阿山已经休息近两周。“现在客座率很低,一般能坐160多人的飞机,现在坐上100人算多的了。航班取消,自然休息就多了。疫情暴发后,机场一点都不忙,航路上也不忙,基本上没有飞机,可以提前落地。”

“现在我们国内航线平均客座率只有不到50%,有时甚至不到30%;国际航班甚至有的时候不到10%?;敬?月23日之后,开始不赚钱。”某大型航空公司一位中层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基本每天会亏损,因此某些航线只能陆续取消。

在民航业从业多年的林智杰表示,当前民航旅客运输量大幅下跌。80%的旅客退票,意味着航司卖票收的钱不够退票的付出,销售出现了现金净流出。大量航班削减,意味着这些航班边际贡献为负。林智杰表示,也就是航班的卖票和补贴收入付不起航班的变动成本。他估计,元宵节前行业70%以上的航班都“入不敷出”。

重创航空业的还有今年春运的低飞机利用率。

“春运期间的业绩对各航司上半年业绩至关重要,航司基本会在繁忙航线上增加航班,中小航司要求飞机利用率的目标在11小时以上。然而,受到疫情影响,今年某航司开始大幅减少航班之后,飞机利用率仅不到5小时。”有业内人士表示。

空姐的“无薪休假”

身处武汉的安全员兼乘务员小雨已经在家“休息”了近两周,不到万不得已不出门。“说实话,封城了之后,口罩供应急缺,我只剩一两个。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出去。”

小雨还有其他的担心。“不仅仅是时间突然多起来不知道干什么,现在也没有收入来源。公司在过年的前几天提供了食材,也承诺能够买到口罩就一定给我们提供。但是,乘务这一行主要靠小时费,即使是带薪休假也不会弥补多少,何况现在是休无薪假。”

据记者早前了解到,随着航班不断取消、航空公司亏损加剧,为“节流”,已有航司出台政策让员工开启“无薪休假”,即包括飞行、乘务、航务等多个岗位开启“轮休模式”,在轮休期间不发薪酬,按在岗工作时间计算薪酬,只发基本工资、交五险一金、享受工资福利。

在“得到”无薪假期之后,收入问题如何解决?这成了很多乘务员的普遍忧虑。

德黑兰独立对阿卜扎比 德黑兰独立对阿卜扎比 www.kfbxe.com.cn
本文链接地址:“战疫”上空:民航业的“低空飞行